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平台

“青蒿素抗药性”研究获新突破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针对近年来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屠呦呦及其团队经过多年攻坚,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于近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进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

深入研究抗疟机理攻坚“青蒿素抗药性”难题

自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以来,青蒿素衍生物一直作为最有效、无并发症的疟疾联合用药。然而,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显示,全球疟疾防治进展陷入停滞,疟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在2020年前疟疾感染率和死亡率下降40%”的阶段性目标将难以实现。究其原因,除对疟疾防治经费支持力度和核心干预措施覆盖不足等因素外,疟原虫对青蒿素类抗疟药物产生抗药性是当前全球抗疟面临的最大技术挑战。

世卫组织和东南亚国家的多项研究表明,在柬埔寨、泰国、缅甸、越南等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对疟疾感染者采用青蒿素联合疗法(“青蒿素药物”联合“其他抗疟配方药”疗法)的三天周期治疗过程中,疟原虫清除速度出现缓慢迹象,并产生对青蒿素的抗药性。

“青蒿素联合疗法是目前世卫组织大力的一线抗疟疗法,是当前全球抗疟的最重要武器。一旦疟原虫普遍对其产生抗药性,后果将十分严重,全世界科学家都非常担心‘青蒿素抗药性’进一步恶化。”

屠呦呦认为,要想破解“青蒿素抗药性”难题,就必须搞清楚青蒿素的作用机理。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继刚说,青蒿素在人体内半衰期(药物在生物体内浓度下降一半所需时间)很短,仅1至2小时,而临床推荐采用的青蒿素联合疗法疗程为三天,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杀虫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时。而现有的耐药虫株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变生活周期或暂时进入休眠状态,以规避敏感杀虫期。同时,疟原虫对青蒿素联合疗法中的辅助药物“抗疟配方药”也可产生明显的抗药性,使青蒿素联合疗法出现“失效”。

 屠呦呦。(2015年10月6日摄)

经过三年多科研攻坚,屠呦呦团队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终获新突破,提出新的治疗应对方案:一是适当延长用药时间,由三天疗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疗法;二是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疗效立竿见影。

国际顶级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近期刊载了屠呦呦团队该项重大研究成果和“青蒿素抗药性”治疗应对方案,引发业内关注。

屠呦呦认为,解决“青蒿素抗药性”难题意义重大:一是坚定了全球青蒿素研发方向,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二是因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更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

“全球疟疾防控与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倡议主旨高度一致。”世卫组织全球疟疾项目主任佩德罗·阿隆索说,“截至目前,青蒿素联合疗法治愈的疟疾病患已达数十亿例。屠呦呦团队开展的抗疟科研工作具有卓越性,贡献不可估量。”

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一期临床试验结果谨慎乐观

记者了解到,在“青蒿素抗药性”研究获新突破的同时,屠呦呦团队还发现,双氢青蒿素对治疗具有高变异性的红斑狼疮效果独特。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张伯礼称,传统治疗红斑狼疮只能使用免疫制剂保守治疗,难以根治且存在继发感染等风险。

根据屠呦呦团队前期临床观察,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有效率分别超90%、80%。佩德罗·阿隆索肯定了这种可能,同时他也认为,必须进一步根据国际标准,经周密设计和严格实施的临床试验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显示,由屠呦呦团队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提交的“双氢青蒿素片剂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盘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适应症临床试验”申请已获批准。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负责单位开展临床试验。

昆药集团医学经理薛乔介绍,在屠呦呦团队的指导下,该临床试验一期于2018年5月正式启动,设计样本共120例,由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等全国15家牵头单位共同参与开展。

“报名参加该临床试验的中外患者约500人,经过‘疾病活动性评分’等多流程严格筛选,首批志愿患者已入组开展试验。”薛乔透露,“从目前情况看,志愿患者没有发生非预期不良事件。”

屠呦呦说:“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我们对试验成功持谨慎的乐观。”

 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屠呦呦团队研究人员在进行青蒿素相关药物机理试验。

记者了解到,临床试验一般共三期,二、三期试验样本量更大,至少还需7到8年。若试验顺利,预计新双氢青蒿素片剂或最快于2026年前后获批上市。

青蒿素等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有望首次纳入《牛津医学教科书》

记者从中国中医科学院获悉,由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廖福龙等专家撰写的青蒿素等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有望首次纳入即将再版的国际权威医学教科书《牛津医学教科书(第六版)》。业界认为,这将成为中医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实践成果。

据廖福龙介绍,题为“传统医药的典范——中医药”的章节已完成定稿,分为“什么是传统医药”“青蒿素等中药发现史、作用机理和临床应用”“中医药整体观与辨证论治”和“传统医药便廉可及”四大部分。今年4月,该书出版方牛津大学出版社已启动校对工作,将于今年下半年再版。

《牛津医学教科书》主编考克斯教授说,对传统中医药论著即将纳入该教科书感到高兴。他说:“中医药章节既重要又具深度。这一切都是中国科学家杰出努力的结果。”

佩德罗·阿隆索等权威专家认为,屠呦呦团队在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让中医疗法不仅在中国广泛应用,而且因有效治疗而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希望中国科学家在青蒿素研究的国际舞台上继续发出更多声音。

专访

屠呦呦:青蒿素依然是抗疟首选药物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披露,她与团队成员经过多年攻坚,在“青蒿素抗药性”等研究上获得新突破,并提出合理应对方案。

“适当延长用药时间,或者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所谓的‘青蒿素抗药性’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屠呦呦告诉记者。

“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屠呦呦说,“聚焦研发廉价青蒿素抗疟药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

“中医药不是中国人的独享,应该在‘健康丝绸之路’等领域发挥更大作用,给全人类健康提供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屠呦呦指出,青蒿素的成功说明中西医各有所长,应该有机结合、优势互补,共同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作用。

谈到对年轻人的期许,屠呦呦鼓励年轻科研工作者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多做原始创新,切忌学术浮躁。

耄耋之年的屠呦呦,仍坚持在科研一线,虽备受病痛困扰,仍心怀济世之志。“作为一名医药科技工作者,就是要为全人类健康服务。”屠呦呦说。

这些青蒿素知识,你需要了解

●青蒿素

青蒿素又名黄蒿素,我国科学家屠呦呦团队将之从植物中成功提取出来后,相关药物开发相继开展,其多种衍生物如双氢青蒿素、青蒿琥酯、蒿甲醚、蒿乙醚均是治疗疟疾的有效单体。2005年,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CT)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为治疗疟疾的最佳方法。

●青蒿素的发现

20世纪60年代,在氯喹抗疟失效、人类饱受疟疾之害的情况下,屠呦呦接受了国家疟疾防治研究项目“523”办公室艰巨的抗疟研究任务。1969年,在卫生部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任实习研究员的屠呦呦成为中药抗疟研究组组长。通过整理中医药典籍、走访名老中医,汇集编写了640余种治疗疟疾的中药单秘验方集。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在青蒿提取物实验药效不稳定的情况下,正是这句出自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对青蒿截疟的记载,给了屠呦呦新的研究思路。通过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富集了青蒿的抗疟组分,屠呦呦团队最终于1972年发现了青蒿素。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屠呦呦,以及另外两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这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青蒿素的发现,为世界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抗疟药。过去20余年间,青蒿素联合疗法在全球疟疾流行地区广泛使用。据世卫组织不完全,青蒿素在全世界已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每年治疗患者上亿人。

热点快评

一叶青蒿,书写中国担当

针对全球抗疟的重要武器、世界卫生组织大力的青蒿素联合疗法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抗药性”卫生难题,耄耋之年的屠呦呦带领团队攻坚数年,终于揭开青蒿素抗疟机理,提出切实可行的治疗应对方案,用事实告诉世界: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

自屠呦呦1972年成功发现并提取青蒿素至今,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得以挽救。然而,疟疾仍是当前世界第一大虫媒传染病,目前每年因疟疾死亡人数高达40余万人。

人类和疟原虫之间的斗争远未结束。屠呦呦及其团队心怀济世之志,将全球顶尖科研方法与传统中医药理论相结合,攻坚“抗药性”难题,实现继承中创新。

如今,青蒿素漂洋过海,在东南亚邻邦、在遥远的非洲大陆传播中国智慧、传递医者仁心。在非洲,青蒿素拯救了不计其数的疟疾患儿生命,为了纪念,许多患儿父母用“科泰新”“粤特快”等中国产青蒿素抗疟“神药”名称为孩子取名。

“中国小草”的身后,中国医生也来了。在不断研发青蒿素类抗疟药物的同时,中国还向非洲数十个国家派遣大批援外医疗队员,不仅送医送药、援建医院和疟疾防治中心,还为受援国培养了大批医务人员,留下了一支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2017年,中国首次实现全年无本地疟疾感染病例报告。作为基本消除疟疾的国家,为何中国仍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支持抗疟研究?

世卫组织全球疟疾项目主任佩德罗·阿隆索回答:“全球疟疾防控与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倡议主旨高度一致,屠呦呦团队开展的抗疟科研工作具有卓越性,贡献不可估量。”

一叶青蒿,将中国与遥远的非洲紧紧相连。

一叶青蒿,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书写浓墨重彩的一笔。

原标题:“青蒿素抗药性”研究获新突破

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有望首次纳入国际权威医学教科书

文|综合新华社、新华网

图|新华社

编辑|何欣鸿